首页 > 其他小说 > 带货主播,顺便捉个鬼怎么了 > 第428章 勇闯海妖岛

第428章 勇闯海妖岛(1/2)

目录
好书推荐:先干为敬天才女仆伪娘被俘后血族女王将我初拥为了女儿血姬与骑士
下载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终生免费,永无视频广告!

“死不了就没事。”

我咳了几声,胸腔剧烈疼痛,让我差点又吐出一口血来。

“受了伤就别强撑着啦,金逸不是给了你很多丹药,先吃一些应应急。”

青林斜靠在铁皮边,右手食指和中指间夹着香烟。他轻轻吸了一口,烟雾缓缓地从他口中吐出,形成了一道薄薄的烟圈。他的眼神迷离,似乎在沉思着什么,又仿佛在透过烟雾注视着远方。吸烟时,他的手指不时地敲击着香烟,烟灰悄然掉落。

他一口吸完香烟,三四个烟圈从嘴里吐出,花光彻底湮灭。

他这话倒是提醒了我,我完好的另一只手从乾坤袋里取出小瓷瓶,一小把丹药立马被我塞入了嘴里。

丹药的清香盈满我的口鼻,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身体逐渐恢复。

起初,每当我移动身体时,都会感到剧烈的疼痛,但这种痛感逐渐减轻,直到最后完全消失。半个小时后,我的身体状况已经好转了许多,我可以更加自如地进行各种活动。

见我恢复了一些,青林拍了拍手,“不愧是金逸的丹药,恢复的就是快,内伤恢复了,就该接骨了。”

“怎么接?”

看着青林不怀好意地笑容,我略微退后几步,总觉得他没安什么好心。

“当然是怎么断的怎么接咯。”他不以为意地说道:“放心,不会很疼的。”

他朝我一步步逼近,我一步步后退。

此时此刻,我的心跳陡然加快,目光所及之处,青林正带着一丝让人不寒而栗的坏笑,缓缓地向我靠近。他的身影在我眼里逐渐放大,仿佛一头凶猛的洪水猛兽,带着无法抵挡的气势。

我想往后退,却发现双脚像被钉住了一样,无法动弹。青林的笑容中透露出一种邪恶,朝我伸出了手。

“青林,你轻......啊?”

只见他的手如同穿过空气一般直接透过了我的皮肉,一股怪异的感觉在心中升起,我能明显感觉到他的手握住我断掉的肋骨,然后缓缓对接,细碎的摩擦声慢慢响起,很快四根肋骨被全部接好。

“我用了秘术连接你的肋骨,过不了多久就会完好如初,你的手臂比较难接,让重瞳来吧。”

青林吐出一口浊气,虽然表现的很轻松,但他的额角已经起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我来?”重瞳有些意外地挑挑眉,“我没干过这事,只能把皮肉割开再慢慢接好。”

听着重瞳说的话,我额头冒出的冷汗比青林只多不少,“生剖啊,不打麻药吗?”

“这大海上哪来的麻药。”重瞳蹲下身捏了捏我的手臂,“你忍着点,可能会有点疼。”

“要不......你把我打晕吧。”

听着我有些犹豫的话语,重瞳轻笑了声,“也不是不行,就怕你会痛醒,晕了也无济于事。”

“......”

我保持沉默,纠结了许久之后终于下定决心,咬咬牙说道:“你来吧。”

我躺在地上,心情异常紧张。

重瞳站在一旁,他的眼神专注而坚定,一股青绿色的妖力萦绕在他的掌心。

当他的手触摸到我的伤处时,一阵剧痛袭来,仿佛要将我撕裂。

我紧紧握住一边的扶手,试图忍受这痛苦,但那刺骨的疼痛使我的意识渐渐模糊。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沉重,眼前的一切开始变得模糊不清。最终,我无法抵挡这强烈的痛苦,晕了过去。

在黑暗中,我仿佛飘荡在一个无尽的虚空,没有了疼痛,只有一片宁静。

然而,潜意识里,我知道重瞳正在一点点给我接骨,碎掉的骨头开始被拼凑完整。

当我逐渐恢复意识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

我摸了摸受伤的部位,虽然仍有疼痛,但已经不再那么难以忍受,重瞳站在一边,就等着我醒来询问金逸消失的细节。

我想对他说声谢谢,但喉咙却干涩得发不出声音。

我闭上眼睛,回想着刚才的经历。

青林给我递来一杯水,“你的骨头已经完全好了,用不了半天就会愈合完整。”

我一口气把水喝完,等到喉咙终于有了湿润的感觉后才开口道了一声谢。

“金逸从什么地方消失的,为什么我探查不到一丝他的气息?”

见我能开口,重瞳立马问道,他满脸的焦急。

我将金逸消失的经过细细说了出来,但总感觉有什么东西被我忽略了,我皱眉思考了半晌,过了好久才大声开口说道:“糟糕,里理还没有回来!”

里理昨晚去追那一只海妖,到现在日落西山还没有回来,甚至这船上的所有人都不见了。

“会不会是海妖跟魔族勾搭在了一起?”

青林又点了根烟,细细品味着。

我撑着上半身靠在床头,冷静分析道:“不是没有这个可能,那一丝魔线隐藏得太深了,就连金逸都没有察觉。”

“还有一种可能,金逸不是没有察觉,只是他不想让你去冒险,所以自己去海里找他们算账去了。”

该说不说,重瞳追逐了金逸这么久,对他的了解也到达了一定的高度。

他说出这话顿时让我心中一紧,“我们去洪府时他就有些不对劲,他的心脏又没了。”

“心脏没了?”

从青林和重瞳的反应来看,他们对这件事也不是很清楚。

我又吞下几颗丹药,手臂上的痛觉缓缓消失,就连重瞳隔开我皮肉的疤痕也消失不见。

“事不宜迟,我们先去找找金逸在哪。”

“怎么找,去哪找,什么方向?”

重瞳一连三个问题把我问懵了,刚起到一半的身体硬生生停了下来。

我如同失了力气一般跌坐在床上,“也对,他要想躲,我们根本没有办法。”

“要不,我们先去找里理?”青林适时开口,“金逸找不到,里理总找得到吧,他又不会隐藏自己的气息,说不定金逸就跟里理待在一起。”

我和重瞳点点头,“说不定会是这样。”

“那就先去找里理。”

我换了一身衣服,把脸上的血迹清理干净,这才掏出昨晚飞到我身边的小纸鹤。

金逸叠的纸鹤比我叠的要好得多,找到里理的胜算也更大。

一丝念力注入纸鹤的身体,它动了两下翅膀,随后飞快扎入水中。

“快跟上!”

青林喊了一声,率先跳入水中,我和重瞳紧随其后。

青林跳到水里之后直接变成了异兽的形态,头身连成一条直线游得非常迅速,小纸鹤被法术包裹在水中并没有受到损伤。

纸鹤的速度很快,我们周围的景象也在悄然发生改变,没过多久,纸鹤就改变路线,冲出水面朝一座小岛飞去。

我们在浅水区停下了。

眼前的小岛被一圈坚固的石墙环绕,宛如一座坚不可摧的堡垒。石墙高耸而厚实,表面布满了岁月的痕迹和海水侵蚀的印记。

在石墙周围,不时有海妖的身影出没。它们身姿矫健,在海浪中穿梭自如,警惕地巡逻着小岛的边界。

海妖们身披奇异的鳞甲,闪烁着神秘的光芒,眼神锐利而冷酷,透露出一种守护者的威严。

海浪拍打着石墙,发出阵阵轰鸣,与海妖们的咆哮声交织在一起,共同构成了一幅充满危险与神秘的景象。

我们三人隐藏了气息,悄悄躲在暗处观察。

“这是海妖岛?”

在这之前,我从没想过神秘的海妖不是生活在水里,而是生活在岛上。

纸鹤在空中盘旋了几圈,似乎是没找到合适的入口亦或者是怕被这群海妖发现,它慢慢地落在了我的肩上。

“里理就在这里面吗?”

它轻轻点头,随后恢复静止状态。

我把纸鹤收好,随后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有些不确定的说道:“里理不会是被抓进去了吧?”

“看来我们还得闯一闯这神秘的海妖岛了。”

青林搓了搓手,还做出了一副期待的表情。

海浪拍打着礁石,发出阵阵巨响,海风呼啸着,仿佛在警告我们不要轻易靠近,但我们毫不畏惧,毅然决然地向着海妖岛前进。

当我们踏上岛屿的那一刻,一股神秘的气息扑面而来。古老的石墙周围中弥漫着雾气,奇异的声音在耳边回荡。我们小心翼翼地前行,警惕着可能出现的危险。

突然,一只巨大的海妖出现在我们面前,它的身影笼罩着我们。

这只海妖不是人的形态,反而像一只巨大的海狮,它咆哮着,露出锋利的牙齿,向我们扑来。

我身陷惊涛骇浪之中,面对着眼前狰狞的海妖。它的身躯巨大,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息,张牙舞爪地向我扑来。

我握紧手中的混天剑,毫不畏惧地迎上去。

海妖的力量极其强大,每一次攻击都掀起巨大的海浪,试图将我淹没,但我凭借着比它灵活的身手,一次次惊险地避开。

在激烈的搏斗中,海妖的愤怒和狂野展现得淋漓尽致,它那尖锐的獠牙和锋利的爪子都充满了杀伤力。

刚恢复的我用尽全身的力量,挥起混天剑,一剑劈过狠狠地击中了海妖的要害。它痛苦地咆哮着,掀起更猛烈的海浪,但我坚定地站在那里,毫不示弱。

越来越多的海妖发现了我们这边的情况,青林和重瞳都在各自对付着周围的海妖。

石墙上的海妖们突然变得躁动起来,它们张牙舞爪,发出尖锐的叫声。紧接着,无数箭矢如雨点般朝我们射来。这些箭矢闪烁着寒光,速度极快,在空中划出一道道死亡的弧线。我们惊慌失措地躲避着,然而箭矢如影随形,仿佛无处可逃。瞬间,四周充满了紧张的气氛,每个人的心跳都急速加快。

“靠,他们玩阴的。”

青林举起一具海妖的尸体抵挡,好些箭矢直接穿透尸体险些射在他身上。

我身形敏捷地举着闪耀着神秘光芒的混天剑,运用飞字诀如同一道闪电般跃上高耸的石墙。

站在石墙上,我目光如炬,紧紧锁定着下方汹涌波涛中的海妖。手中的混天剑在日光下闪烁着寒光,仿佛在渴望着鲜血的滋润。

我深吸一口气,然后毫不犹豫地挥出剑,剑身在空中划出一道凌厉的弧线,带着无尽的威势径直朝石墙上守卫的海妖斩去。

剑刃所过之处,空气都似乎被撕裂,发出尖锐的呼啸声。

海妖感受到了我这一招的强大慌忙躲避着,它扭动着巨大的身躯,试图躲避这致命的一击。但我的剑法如疾风骤雨,不给它丝毫喘息的机会,剑身直接将海妖捅了个对穿。

石墙上的波动引来了更多海妖,密密麻麻的攻击被我阻挡下来,没过一会儿,青林和重瞳也冲上了石墙。

在这惊心动魄的时刻,狂风暴雨如汹涌的猛兽般向我们三人袭来。

风在呼啸,似乎要将我们撕碎,雨在倾盆,仿佛要淹没一切。

我们三人紧密地站在一起,各自面对着眼前的攻击,也是给身后的队友筑起一道屏障。

我们的衣服被风雨猛烈地拉扯着,身体在风中坚毅如松,脚步像钉子一样牢牢地钉在地上。

海妖的攻击势大力沉,这样站着不动很容易让我们处于被动状态。

“奶奶的,小爷要玩大的了!”

青林爆发出一声怒吼,显然是十分厌烦这些雨点和如雨点一般密集的攻击,咆哮之后他变成了异兽的形态,与他相比,海妖的身躯显得是那么渺小。

他张着大嘴朝地上掠去,竟是一口吞掉了两三只海妖,鲜血从他的齿缝中流出,看得我毛骨悚然。

“呕,要不要这么狂野。”

重瞳受不了这一幕,对着地干呕起来。

我咽了口唾沫,忍下心中的不适感,再次对海妖发起攻击。

石墙的另一边,那些赶来的海妖都被青林的变化惊呆了,他们在离青林几十米的地方停下,都在纠结着要不要就这样上去送死。

墙内并不是空旷的陆地,一些古朴的建筑矗立着,越是往里,建筑越是高大,小岛的中心有一座高大的古风建筑,建筑的顶端有着一颗散发着光芒的金色珠子。

“要不,我们先去找里理?”青林适时开口,“金逸找不到,里理总找得到吧,他又不会隐藏自己的气息,说不定金逸就跟里理待在一起。”

我和重瞳点点头,“说不定会是这样。”

“那就先去找里理。”

我换了一身衣服,把脸上的血迹清理干净,这才掏出昨晚飞到我身边的小纸鹤。

金逸叠的纸鹤比我叠的要好得多,找到里理的胜算也更大。

一丝念力注入纸鹤的身体,它动了两下翅膀,随后飞快扎入水中。

“快跟上!”

青林喊了一声,率先跳入水中,我和重瞳紧随其后。

青林跳到水里之后直接变成了异兽的形态,头身连成一条直线游得非常迅速,小纸鹤被法术包裹在水中并没有受到损伤。

纸鹤的速度很快,我们周围的景象也在悄然发生改变,没过多久,纸鹤就改变路线,冲出水面朝一座小岛飞去。

我们在浅水区停下了。

眼前的小岛被一圈坚固的石墙环绕,宛如一座坚不可摧的堡垒。石墙高耸而厚实,表面布满了岁月的痕迹和海水侵蚀的印记。

在石墙周围,不时有海妖的身影出没。它们身姿矫健,在海浪中穿梭自如,警惕地巡逻着小岛的边界。

海妖们身披奇异的鳞甲,闪烁着神秘的光芒,眼神锐利而冷酷,透露出一种守护者的威严。

海浪拍打着石墙,发出阵阵轰鸣,与海妖们的咆哮声交织在一起,共同构成了一幅充满危险与神秘的景象。

我们三人隐藏了气息,悄悄躲在暗处观察。

“这是海妖岛?”

在这之前,我从没想过神秘的海妖不是生活在水里,而是生活在岛上。

纸鹤在空中盘旋了几圈,似乎是没找到合适的入口亦或者是怕被这群海妖发现,它慢慢地落在了我的肩上。

“里理就在这里面吗?”

它轻轻点头,随后恢复静止状态。

我把纸鹤收好,随后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有些不确定的说道:“里理不会是被抓进去了吧?”

“看来我们还得闯一闯这神秘的海妖岛了。”

青林搓了搓手,还做出了一副期待的表情。

海浪拍打着礁石,发出阵阵巨响,海风呼啸着,仿佛在警告我们不要轻易靠近,但我们毫不畏惧,毅然决然地向着海妖岛前进。

当我们踏上岛屿的那一刻,一股神秘的气息扑面而来。古老的石墙周围中弥漫着雾气,奇异的声音在耳边回荡。我们小心翼翼地前行,警惕着可能出现的危险。

突然,一只巨大的海妖出现在我们面前,它的身影笼罩着我们。

这只海妖不是人的形态,反而像一只巨大的海狮,它咆哮着,露出锋利的牙齿,向我们扑来。

我身陷惊涛骇浪之中,面对着眼前狰狞的海妖。它的身躯巨大,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息,张牙舞爪地向我扑来。

我握紧手中的混天剑,毫不畏惧地迎上去。

海妖的力量极其强大,每一次攻击都掀起巨大的海浪,试图将我淹没,但我凭借着比它灵活的身手,一次次惊险地避开。

在激烈的搏斗中,海妖的愤怒和狂野展现得淋漓尽致,它那尖锐的獠牙和锋利的爪子都充满了杀伤力。

刚恢复的我用尽全身的力量,挥起混天剑,一剑劈过狠狠地击中了海妖的要害。它痛苦地咆哮着,掀起更猛烈的海浪,但我坚定地站在那里,毫不示弱。

越来越多的海妖发现了我们这边的情况,青林和重瞳都在各自对付着周围的海妖。

石墙上的海妖们突然变得躁动起来,它们张牙舞爪,发出尖锐的叫声。紧接着,无数箭矢如雨点般朝我们射来。这些箭矢闪烁着寒光,速度极快,在空中划出一道道死亡的弧线。我们惊慌失措地躲避着,然而箭矢如影随形,仿佛无处可逃。瞬间,四周充满了紧张的气氛,每个人的心跳都急速加快。

“靠,他们玩阴的。”

青林举起一具海妖的尸体抵挡,好些箭矢直接穿透尸体险些射在他身上。

我身形敏捷地举着闪耀着神秘光芒的混天剑,运用飞字诀如同一道闪电般跃上高耸的石墙。

站在石墙上,我目光如炬,紧紧锁定着下方汹涌波涛中的海妖。手中的混天剑在日光下闪烁着寒光,仿佛在渴望着鲜血的滋润。

我深吸一口气,然后毫不犹豫地挥出剑,剑身在空中划出一道凌厉的弧线,带着无尽的威势径直朝石墙上守卫的海妖斩去。

剑刃所过之处,空气都似乎被撕裂,发出尖锐的呼啸声。

海妖感受到了我这一招的强大慌忙躲避着,它扭动着巨大的身躯,试图躲避这致命的一击。但我的剑法如疾风骤雨,不给它丝毫喘息的机会,剑身直接将海妖捅了个对穿。

石墙上的波动引来了更多海妖,密密麻麻的攻击被我阻挡下来,没过一会儿,青林和重瞳也冲上了石墙。

在这惊心动魄的时刻,狂风暴雨如汹涌的猛兽般向我们三人袭来。

风在呼啸,似乎要将我们撕碎,雨在倾盆,仿佛要淹没一切。

我们三人紧密地站在一起,各自面对着眼前的攻击,也是给身后的队友筑起一道屏障。

我们的衣服被风雨猛烈地拉扯着,身体在风中坚毅如松,脚步像钉子一样牢牢地钉在地上。

海妖的攻击势大力沉,这样站着不动很容易让我们处于被动状态。

“奶奶的,小爷要玩大的了!”

青林爆发出一声怒吼,显然是十分厌烦这些雨点和如雨点一般密集的攻击,咆哮之后他变成了异兽的形态,与他相比,海妖的身躯显得是那么渺小。

他张着大嘴朝地上掠去,竟是一口吞掉了两三只海妖,鲜血从他的齿缝中流出,看得我毛骨悚然。

“呕,要不要这么狂野。”

重瞳受不了这一幕,对着地干呕起来。

我咽了口唾沫,忍下心中的不适感,再次对海妖发起攻击。

石墙的另一边,那些赶来的海妖都被青林的变化惊呆了,他们在离青林几十米的地方停下,都在纠结着要不要就这样上去送死。

墙内并不是空旷的陆地,一些古朴的建筑矗立着,越是往里,建筑越是高大,小岛的中心有一座高大的古风建筑,建筑的顶端有着一颗散发着光芒的金色珠子。

“要不,我们先去找里理?”青林适时开口,“金逸找不到,里理总找得到吧,他又不会隐藏自己的气息,说不定金逸就跟里理待在一起。”

我和重瞳点点头,“说不定会是这样。”

“那就先去找里理。”

我换了一身衣服,把脸上的血迹清理干净,这才掏出昨晚飞到我身边的小纸鹤。

金逸叠的纸鹤比我叠的要好得多,找到里理的胜算也更大。

一丝念力注入纸鹤的身体,它动了两下翅膀,随后飞快扎入水中。

“快跟上!”

青林喊了一声,率先跳入水中,我和重瞳紧随其后。

青林跳到水里之后直接变成了异兽的形态,头身连成一条直线游得非常迅速,小纸鹤被法术包裹在水中并没有受到损伤。

纸鹤的速度很快,我们周围的景象也在悄然发生改变,没过多久,纸鹤就改变路线,冲出水面朝一座小岛飞去。

我们在浅水区停下了。

眼前的小岛被一圈坚固的石墙环绕,宛如一座坚不可摧的堡垒。石墙高耸而厚实,表面布满了岁月的痕迹和海水侵蚀的印记。

在石墙周围,不时有海妖的身影出没。它们身姿矫健,在海浪中穿梭自如,警惕地巡逻着小岛的边界。

海妖们身披奇异的鳞甲,闪烁着神秘的光芒,眼神锐利而冷酷,透露出一种守护者的威严。

海浪拍打着石墙,发出阵阵轰鸣,与海妖们的咆哮声交织在一起,共同构成了一幅充满危险与神秘的景象。

我们三人隐藏了气息,悄悄躲在暗处观察。

“这是海妖岛?”

在这之前,我从没想过神秘的海妖不是生活在水里,而是生活在岛上。

纸鹤在空中盘旋了几圈,似乎是没找到合适的入口亦或者是怕被这群海妖发现,它慢慢地落在了我的肩上。

“里理就在这里面吗?”

它轻轻点头,随后恢复静止状态。

我把纸鹤收好,随后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有些不确定的说道:“里理不会是被抓进去了吧?”

“看来我们还得闯一闯这神秘的海妖岛了。”

青林搓了搓手,还做出了一副期待的表情。

海浪拍打着礁石,发出阵阵巨响,海风呼啸着,仿佛在警告我们不要轻易靠近,但我们毫不畏惧,毅然决然地向着海妖岛前进。

当我们踏上岛屿的那一刻,一股神秘的气息扑面而来。古老的石墙周围中弥漫着雾气,奇异的声音在耳边回荡。我们小心翼翼地前行,警惕着可能出现的危险。

突然,一只巨大的海妖出现在我们面前,它的身影笼罩着我们。

这只海妖不是人的形态,反而像一只巨大的海狮,它咆哮着,露出锋利的牙齿,向我们扑来。

我身陷惊涛骇浪之中,面对着眼前狰狞的海妖。它的身躯巨大,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息,张牙舞爪地向我扑来。

我握紧手中的混天剑,毫不畏惧地迎上去。

海妖的力量极其强大,每一次攻击都掀起巨大的海浪,试图将我淹没,但我凭借着比它灵活的身手,一次次惊险地避开。

在激烈的搏斗中,海妖的愤怒和狂野展现得淋漓尽致,它那尖锐的獠牙和锋利的爪子都充满了杀伤力。

刚恢复的我用尽全身的力量,挥起混天剑,一剑劈过狠狠地击中了海妖的要害。它痛苦地咆哮着,掀起更猛烈的海浪,但我坚定地站在那里,毫不示弱。

越来越多的海妖发现了我们这边的情况,青林和重瞳都在各自对付着周围的海妖。

石墙上的海妖们突然变得躁动起来,它们张牙舞爪,发出尖锐的叫声。紧接着,无数箭矢如雨点般朝我们射来。这些箭矢闪烁着寒光,速度极快,在空中划出一道道死亡的弧线。我们惊慌失措地躲避着,然而箭矢如影随形,仿佛无处可逃。瞬间,四周充满了紧张的气氛,每个人的心跳都急速加快。

“靠,他们玩阴的。”

青林举起一具海妖的尸体抵挡,好些箭矢直接穿透尸体险些射在他身上。

我身形敏捷地举着闪耀着神秘光芒的混天剑,运用飞字诀如同一道闪电般跃上高耸的石墙。

站在石墙上,我目光如炬,紧紧锁定着下方汹涌波涛中的海妖。手中的混天剑在日光下闪烁着寒光,仿佛在渴望着鲜血的滋润。

我深吸一口气,然后毫不犹豫地挥出剑,剑身在空中划出一道凌厉的弧线,带着无尽的威势径直朝石墙上守卫的海妖斩去。

剑刃所过之处,空气都似乎被撕裂,发出尖锐的呼啸声。

海妖感受到了我这一招的强大慌忙躲避着,它扭动着巨大的身躯,试图躲避这致命的一击。但我的剑法如疾风骤雨,不给它丝毫喘息的机会,剑身直接将海妖捅了个对穿。

石墙上的波动引来了更多海妖,密密麻麻的攻击被我阻挡下来,没过一会儿,青林和重瞳也冲上了石墙。

在这惊心动魄的时刻,狂风暴雨如汹涌的猛兽般向我们三人袭来。

风在呼啸,似乎要将我们撕碎,雨在倾盆,仿佛要淹没一切。

我们三人紧密地站在一起,各自面对着眼前的攻击,也是给身后的队友筑起一道屏障。

我们的衣服被风雨猛烈地拉扯着,身体在风中坚毅如松,脚步像钉子一样牢牢地钉在地上。

海妖的攻击势大力沉,这样站着不动很容易让我们处于被动状态。

“奶奶的,小爷要玩大的了!”

青林爆发出一声怒吼,显然是十分厌烦这些雨点和如雨点一般密集的攻击,咆哮之后他变成了异兽的形态,与他相比,海妖的身躯显得是那么渺小。

他张着大嘴朝地上掠去,竟是一口吞掉了两三只海妖,鲜血从他的齿缝中流出,看得我毛骨悚然。

“呕,要不要这么狂野。”

重瞳受不了这一幕,对着地干呕起来。

我咽了口唾沫,忍下心中的不适感,再次对海妖发起攻击。

石墙的另一边,那些赶来的海妖都被青林的变化惊呆了,他们在离青林几十米的地方停下,都在纠结着要不要就这样上去送死。

墙内并不是空旷的陆地,一些古朴的建筑矗立着,越是往里,建筑越是高大,小岛的中心有一座高大的古风建筑,建筑的顶端有着一颗散发着光芒的金色珠子。

“要不,我们先去找里理?”青林适时开口,“金逸找不到,里理总找得到吧,他又不会隐藏自己的气息,说不定金逸就跟里理待在一起。”

我和重瞳点点头,“说不定会是这样。”

“那就先去找里理。”

我换了一身衣服,把脸上的血迹清理干净,这才掏出昨晚飞到我身边的小纸鹤。

金逸叠的纸鹤比我叠的要好得多,找到里理的胜算也更大。

一丝念力注入纸鹤的身体,它动了两下翅膀,随后飞快扎入水中。

“快跟上!”

青林喊了一声,率先跳入水中,我和重瞳紧随其后。

青林跳到水里之后直接变成了异兽的形态,头身连成一条直线游得非常迅速,小纸鹤被法术包裹在水中并没有受到损伤。

纸鹤的速度很快,我们周围的景象也在悄然发生改变,没过多久,纸鹤就改变路线,冲出水面朝一座小岛飞去。

我们在浅水区停下了。

眼前的小岛被一圈坚固的石墙环绕,宛如一座坚不可摧的堡垒。石墙高耸而厚实,表面布满了岁月的痕迹和海水侵蚀的印记。

在石墙周围,不时有海妖的身影出没。它们身姿矫健,在海浪中穿梭自如,警惕地巡逻着小岛的边界。

海妖们身披奇异的鳞甲,闪烁着神秘的光芒,眼神锐利而冷酷,透露出一种守护者的威严。

海浪拍打着石墙,发出阵阵轰鸣,与海妖们的咆哮声交织在一起,共同构成了一幅充满危险与神秘的景象。

我们三人隐藏了气息,悄悄躲在暗处观察。

“这是海妖岛?”

在这之前,我从没想过神秘的海妖不是生活在水里,而是生活在岛上。

纸鹤在空中盘旋了几圈,似乎是没找到合适的入口亦或者是怕被这群海妖发现,它慢慢地落在了我的肩上。

“里理就在这里面吗?”

它轻轻点头,随后恢复静止状态。

我把纸鹤收好,随后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有些不确定的说道:“里理不会是被抓进去了吧?”

“看来我们还得闯一闯这神秘的海妖岛了。”

青林搓了搓手,还做出了一副期待的表情。

海浪拍打着礁石,发出阵阵巨响,海风呼啸着,仿佛在警告我们不要轻易靠近,但我们毫不畏惧,毅然决然地向着海妖岛前进。

当我们踏上岛屿的那一刻,一股神秘的气息扑面而来。古老的石墙周围中弥漫着雾气,奇异的声音在耳边回荡。我们小心翼翼地前行,警惕着可能出现的危险。

突然,一只巨大的海妖出现在我们面前,它的身影笼罩着我们。

这只海妖不是人的形态,反而像一只巨大的海狮,它咆哮着,露出锋利的牙齿,向我们扑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想错过《带货主播,顺便捉个鬼怎么了》更新?安装优品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终生免费,永无广告!

放弃 立即下载
目录
新书推荐:反派少爷只想过佛系生活天骄神皇我的徒儿竟然全是反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