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原神:成为璃月第二位神明之后 > 第297章 坎坷的旅途

第297章 坎坷的旅途(1/2)

目录
好书推荐:先干为敬天才女仆伪娘被俘后血族女王将我初拥为了女儿血姬与骑士
下载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终生免费,永无视频广告!

悬练山上的凉亭,三人正坐在亭中的石桌旁,两人面面相觑,而最为悠闲的当属另一个不顾氛围端着茶杯喝茶的珩淞。

“怎么都一个德行……”珩淞撇撇嘴,颇为嫌弃,“稻妻那仨是这样,你们两个也是这样,非得逼我去璃月港把药君请来,你们才肯开口吗?”

穿着一身蓝,深蓝色头发上带了一丝金色挑染的少女垂眸不作言语,而浮锦看着旁边的友人,也是万语千言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珩淞将茶杯放下,“原来茶叶味道变了是指这个,啧,按人类的口味来说确实不怎么样。”

灵渊抬头,“你也是活了这许久的,你又觉得这茶叶如何?”

珩淞又拿起杯子喝了口,“勉强入口,但确实不太行。怀念怀念过去还能偶尔喝几杯,拿出去卖,璃月的茶叶名声就彻底坏咯!”

灵渊失望地把头垂回去,“你也不懂我。”

“额,朋友,我能这么称呼你吧?”珩淞很是无奈,“从刚刚在赤望台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你有跟我说够十句话吗?倒是你们俩这都是几千年的好姐妹了,怎么还这么别扭,话都不说明白点。”

想帮浮锦恢复力量就直说啊,傲娇退环境了啊灵渊妹子!

“真君……”浮锦看了眼珩淞,欲言又止。

珩淞:?

懂了,她这个电灯泡在,不好意思跟闺蜜说掏心窝子话。

“罢了,你们慢慢聊,我在沉玉谷到处走走,不过你们要是再打起来,可别怪我真去打扰药君,请她来劝架了。”

提到药君,两人立马也老实了,也不知道是迫于珩淞的淫威还是真怕药君来见到她们两人这种情况,都点头表示知道了。

见状,珩淞很满意地离开凉亭,左看看右看看,琢磨着该去哪玩会儿,要不还是回遗垅埠?准备等过几天带去北国银行的礼物还没买到,今年的茶叶因为水土问题口感不行,那就只能买点陈茶或者买些别的特产了。

既然是来玩的,珩淞也没想直接到遗垅埠,而是打算先去翘英庄,从翘英庄乘着竹筏去遗垅埠,还能欣赏路上的风景。

去翘英庄的路上,经历了被丘丘人追了三次,被盗宝团打劫五次。

智商不高的丘丘人就算了,第三次碰到盗宝团的时候珩淞就已经把神之眼露出来了,结果还是有不怕死把她当软柿子,想上来打劫。

第五次的时候,珩淞终于忍无可忍,把盗宝团全打趴下后揪起一个看起来就像是这群盗宝团的小头目怒吼,“姑奶奶我看起来就这么像软柿子吗?!还是我身上有什么东西让你们盗宝团这么垂涎,连我身上的神之眼都看不到?!”

五次!五次!!!

她就想安安静静地欣赏一下自然山水风光,怎么这么难?!非得来这找不痛快对吧?

那个小头目被突然暴怒的珩淞吼得懵逼了一会儿,咽了咽口水,不敢说话,生怕惹这位姑奶奶更生气然后被继续爆锤一遍。

但他越是不说话,珩淞眉头皱得越紧,“说话!哑巴了?!这点胆子还敢来打劫?”

还没等小头目说话,从一棵粗壮大树后就跑出来一个只有五六岁的小姑娘,抱着珩淞的大腿不撒手,也不说话,只是仰起头泪眼汪汪地看着珩淞,像是在哀求。

珩淞看着小姑娘,心也不自觉软了些,看向被她揪着的那个盗宝团,手松开了,但语气依旧冷冰冰,“说清楚情况,不然我就把你们全部扭送到千岩军那。”

听到要把他们送千岩军那,一群盗宝团心如死灰,小姑娘更是拉着珩淞的一只手不停晃,似乎是在为这群盗宝团求情。

“这位女侠,我们也实在是没有办法啊。”小头目拉过小姑娘就护在身后,像是怕珩淞杀疯了对一个小姑娘出手一般。

珩淞就近找了块石头坐下,“我不想听这种你们是迫不得已之类的话,真有苦衷就该说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这个小姑娘,是你们掳来的?”

小头目连忙摇头,“不是不是!她是我哥的女儿!我们其实也不是什么正经盗宝团……”

珩淞冷嗤,“都来拦路打劫了还分正经跟不正经?”

小头目羞愧地低下头,“抱歉……我叫东林,这孩子是我的侄女雅雅,我们其实是附近的山民,这是我们第一次来抢劫……”

结果第一次就碰到硬茬子,彻底栽了。

“山民?”珩淞盯着东林看了一会儿,确认他没有撒谎,这才略微舒展了眉头,“既然是山民,为何要来打劫过路人?”

东林听出珩淞话里的松动,也松了口气,“其实我们不是打劫过路人,而是见女侠从药蝶谷出来,想求一副仙药,治雅雅的哑疾。”

珩淞微微一愣,求仙药治哑疾?

旋即又蹙起眉头,“治病不去找大夫,反而想打劫过路人求仙药?”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逻辑?

东林见好不容易取得这位看起来就很强的女侠的一丁点信任又要没了,连忙解释,“女侠息怒!雅雅其实是天生哑疾,她的母亲在生产时难产去世了,我大哥带雅雅去看过不少大夫,都说治不好。两年前听说药蝶谷有位药君能活死人肉白骨,就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思去了药蝶谷想求仙药,结果这一去就没再回来……雅雅也就交给我还有这些邻居们照顾了。今日贸然上来打劫,也是见女侠从药蝶谷内安然无恙出来,以为女侠有本事能求得仙药,这才动了歪心思……”

珩淞眯了眯眼睛,确认东林没有撒谎这才无奈叹了口气,“你们都觉得我有本事求得仙药了,还敢上来打劫?这不是找揍吗?”

东林尴尬挠挠头,“这不是走投无路了吗……雅雅这孩子除了哑疾,身体也很虚弱,我们也是没办法……如果可以,我也想进去寻仙药,但我要是出事了,这孩子就真的没有亲人照顾了……”

“仙药我没有……”药君现在在璃月港呢!她上哪去求仙药?至于东林的大哥,大概率是被山里的野兽吃了吧?

听到这话,东林失望地低着头,仙药没有,还因为打劫很可能得进去坐牢。

他倒是无所谓,但雅雅该怎么办呢?

“这位女侠,所有事都是我做的,与孩子还有我这些邻居没有关系!我愿意一人承担罪责!”现下也没有其他办法了,牢是一定得坐了,但如果他能把罪全担了,求这些乡邻帮忙照顾雅雅几年应该也是可以的,至少别让大哥唯一的孩子被饿死。

珩淞揉了揉眉心,看向东林背后那个小姑娘,招了招手,“雅雅是吧?过来大姐姐这。”

雅雅怯生生的,不敢上前,缩在东林背后缩得更小一团。

东林也捏不准珩淞想干什么,抱紧雅雅,用一种祈求的眼神看着她。

“我还没丧良心到对孩子出手的地步。”珩淞微微蹙眉,站起身,走到雅雅身边,张开手,手心是在枫丹买的糖果,“拿好,是水果糖。”

雅雅还是不敢动,直到东林看懂珩淞的意思,这才转头对身后到雅雅说:“乖雅雅,这是大姐姐送你的,可以收下。”

雅雅这才试探地伸出手,在珩淞手心的一把糖中快速拿了一颗。

珩淞笑了笑,试探伸出手想揉揉孩子的头发,见雅雅虽然还是有些怕她,但也没拒绝她的触碰,笑意更深。

揉到了孩子松软的头发,珩淞又拉过东林的手,把一袋摩拉塞他手上了,“带孩子去不卜庐看看,如果看不了就去往生堂找我。”

东林呼吸一窒,“女侠,雅雅的病这么严重了吗?”

严重到白大夫救不了就要去往生堂办业务了?

珩淞一拍脑门,反应过来自己这话说得容易产生误会,“没有,只是我在往生堂任职,如果不卜庐的白术大夫没办法医治,就去往生堂,说要找珩淞客卿就好,到时候我再给你们想想办法。”

现在雅雅对她还是颇为抗拒,简单触碰可以,但要是做检查,估计是不行,不如让他们去找白术看看,白术的医术还是很可以的,而且还有个长生在,这些疑难杂症的解决方案想来也是有的。

真没办法的话她就试试用神力,看看能不能治好。

哎,真是人老了心就软了,总是给自己揽这些麻烦事。

不过再怎么说这些也算是她的子民,就算她这个前璃月神明已经退休了,作为璃月仙人的她帮璃月人解决一点麻烦也不算什么。

“念在你本心不坏,这次便罢了,之后要多行善事,给孩子做好表率,如果让我知道你又来打劫或者做其他恶事,定不轻饶!记住了吗?”

说罢由拿出一个小袋子,递给伤得较轻的一个山民,“这是我采的一些普通药草,你们是山民,简单的治伤方子应该是有的,拿回去分了治伤,乡邻互帮互助没问题,但遇到这种事应该做的是劝阻,而不是热血上头跟着胡来。”

“多谢女侠!多谢女侠!”山民拿过袋子,激动得想给珩淞当场磕一个。

好在珩淞阻拦得快,这才没磕成,“行了,下次别再犯,都回去吧!”

目送这一群人互相搀扶着一瘸一拐走回去,珩淞叹了口气,不同的时代,底层人民也都有不同的苦,就算现在璃月繁荣昌盛,但也依旧有很多为了生活而挣扎的人。

纵使她现在以普通人的身份在提瓦特行走,也不敢说就能见到所有经受苦难的人,唉,也只能在见到时尽量帮忙了。

继续往翘英庄走,刚走几步才反应过来,第五次碰到打劫是山民求药,那前四次是她真倒霉才碰到盗宝团拦路抢劫?

但她身上除了个小挎包外也没有其他行李了,有什么可打劫的?更何况她还是有神之眼的人,她这种看起来就没什么油水捞还容易碰到硬茬的过路人不应该是盗宝团的目标才对啊!

想到这,珩淞又往回走,找到了第四次打劫她结果被她暴揍了一顿的那群盗宝团。

看到珩淞这个轻而易举把他们一群人全干趴下的杀神又回来了,那群盗宝团吓得连身上的伤都不顾了,撒腿就跑。

珩淞懒得跟他们演了,打了个响指,一群人冲出去,明明面前什么东西都没有,但就像是撞上了石壁一样,撞得头晕眼花,等眼前的星星没了,就发现原本还离他们比较远的珩淞已经站在他们面前了。

“仙人饶命!仙人饶命啊!我们只干过一点小偷小摸,真没闹出过人命啊!”再傻也没看出来珩淞的手段不是凡人手段了,那么就只能是一个可能性,他们这一群人打劫到真的仙人了!

珩淞嗤笑,“刚刚打劫的时候不是喊着要把本仙杀了沉塘吗?怎么现在又说没闹出过人命了?”

“那不是不知道您原来是仙人吗……”其中一个盗宝团挠挠头,弱弱地解释。

“嗯?”珩淞闻言,表情和语气都冷厉起来,“你这话的意思是,如果你们遇到的是个普通人就真的杀了沉塘,只是因为遇到了本仙这个硬茬子没能下手成功才没做?”

那个盗宝团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连忙跪下砰砰磕头认错,“仙人饶命!仙人饶命!小的说错话了,但请仙人相信,小人真没害过人命啊!”

“当真没害过人命?”珩淞冷冷一笑,在这一群盗宝团身上扫了一圈,没发现浓重的邪气,确实是没做过杀人这种事,“谅你们也不敢骗本仙!说,为何明知本仙有神之眼,身上也没什么值钱东西的情况下来打劫本仙?”

不搞明白她身上到底有什么可被打劫的东西,她玩都玩得不舒服!

“这……”盗宝团犹犹豫豫,不说话了。

珩淞眼睛微眯,身上透出危险的气息,吓得那盗宝团连忙招了,“是其他盗宝团认为您是故意来钓鱼找茬的,想找回场子,这才跟附近的盗宝团都说了您的样貌特征,让我们来给您找不痛快!我们真不是主谋啊!!!”

珩淞无语了。

合着是这么回事?

“你们传消息速度还挺快啊……”她虽然是边玩边走的,但脚程也不算特别慢,这群盗宝团能在前面蹲她,可见传递消息的速度确实够快。

那个盗宝团还以为珩淞在夸他们,挠着头不好意思地笑笑,“一点小手段,不足挂齿,不足挂齿!”

“哼!”珩淞冷哼一声,吓得那个盗宝团又把头缩了回去,“本仙懒得问你们用什么手段传讯,但倘若本仙再被盗宝团打劫……”

她眯着眼睛看向刚刚说话那个盗宝团,“你们知道是什么下场的吧?”

一群人连连点头,“仙人放心!兄弟们这就去传讯!绝对不会搅扰了仙人清静!”

“最好如此,再行恶事,本仙必定收拾了你们,滚吧。”

这一群盗宝团得了珩淞的话,连连称是,表示回去就金盆洗手,再也不当盗宝团了,然后立马跑路,生怕珩淞反悔真在这宰了他们。

珩淞揉了揉眉心,看向东林背后那个小姑娘,招了招手,“雅雅是吧?过来大姐姐这。”

雅雅怯生生的,不敢上前,缩在东林背后缩得更小一团。

东林也捏不准珩淞想干什么,抱紧雅雅,用一种祈求的眼神看着她。

“我还没丧良心到对孩子出手的地步。”珩淞微微蹙眉,站起身,走到雅雅身边,张开手,手心是在枫丹买的糖果,“拿好,是水果糖。”

雅雅还是不敢动,直到东林看懂珩淞的意思,这才转头对身后到雅雅说:“乖雅雅,这是大姐姐送你的,可以收下。”

雅雅这才试探地伸出手,在珩淞手心的一把糖中快速拿了一颗。

珩淞笑了笑,试探伸出手想揉揉孩子的头发,见雅雅虽然还是有些怕她,但也没拒绝她的触碰,笑意更深。

揉到了孩子松软的头发,珩淞又拉过东林的手,把一袋摩拉塞他手上了,“带孩子去不卜庐看看,如果看不了就去往生堂找我。”

东林呼吸一窒,“女侠,雅雅的病这么严重了吗?”

严重到白大夫救不了就要去往生堂办业务了?

珩淞一拍脑门,反应过来自己这话说得容易产生误会,“没有,只是我在往生堂任职,如果不卜庐的白术大夫没办法医治,就去往生堂,说要找珩淞客卿就好,到时候我再给你们想想办法。”

现在雅雅对她还是颇为抗拒,简单触碰可以,但要是做检查,估计是不行,不如让他们去找白术看看,白术的医术还是很可以的,而且还有个长生在,这些疑难杂症的解决方案想来也是有的。

真没办法的话她就试试用神力,看看能不能治好。

哎,真是人老了心就软了,总是给自己揽这些麻烦事。

不过再怎么说这些也算是她的子民,就算她这个前璃月神明已经退休了,作为璃月仙人的她帮璃月人解决一点麻烦也不算什么。

“念在你本心不坏,这次便罢了,之后要多行善事,给孩子做好表率,如果让我知道你又来打劫或者做其他恶事,定不轻饶!记住了吗?”

说罢由拿出一个小袋子,递给伤得较轻的一个山民,“这是我采的一些普通药草,你们是山民,简单的治伤方子应该是有的,拿回去分了治伤,乡邻互帮互助没问题,但遇到这种事应该做的是劝阻,而不是热血上头跟着胡来。”

“多谢女侠!多谢女侠!”山民拿过袋子,激动得想给珩淞当场磕一个。

好在珩淞阻拦得快,这才没磕成,“行了,下次别再犯,都回去吧!”

目送这一群人互相搀扶着一瘸一拐走回去,珩淞叹了口气,不同的时代,底层人民也都有不同的苦,就算现在璃月繁荣昌盛,但也依旧有很多为了生活而挣扎的人。

纵使她现在以普通人的身份在提瓦特行走,也不敢说就能见到所有经受苦难的人,唉,也只能在见到时尽量帮忙了。

继续往翘英庄走,刚走几步才反应过来,第五次碰到打劫是山民求药,那前四次是她真倒霉才碰到盗宝团拦路抢劫?

但她身上除了个小挎包外也没有其他行李了,有什么可打劫的?更何况她还是有神之眼的人,她这种看起来就没什么油水捞还容易碰到硬茬的过路人不应该是盗宝团的目标才对啊!

想到这,珩淞又往回走,找到了第四次打劫她结果被她暴揍了一顿的那群盗宝团。

看到珩淞这个轻而易举把他们一群人全干趴下的杀神又回来了,那群盗宝团吓得连身上的伤都不顾了,撒腿就跑。

珩淞懒得跟他们演了,打了个响指,一群人冲出去,明明面前什么东西都没有,但就像是撞上了石壁一样,撞得头晕眼花,等眼前的星星没了,就发现原本还离他们比较远的珩淞已经站在他们面前了。

“仙人饶命!仙人饶命啊!我们只干过一点小偷小摸,真没闹出过人命啊!”再傻也没看出来珩淞的手段不是凡人手段了,那么就只能是一个可能性,他们这一群人打劫到真的仙人了!

珩淞嗤笑,“刚刚打劫的时候不是喊着要把本仙杀了沉塘吗?怎么现在又说没闹出过人命了?”

“那不是不知道您原来是仙人吗……”其中一个盗宝团挠挠头,弱弱地解释。

“嗯?”珩淞闻言,表情和语气都冷厉起来,“你这话的意思是,如果你们遇到的是个普通人就真的杀了沉塘,只是因为遇到了本仙这个硬茬子没能下手成功才没做?”

那个盗宝团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连忙跪下砰砰磕头认错,“仙人饶命!仙人饶命!小的说错话了,但请仙人相信,小人真没害过人命啊!”

“当真没害过人命?”珩淞冷冷一笑,在这一群盗宝团身上扫了一圈,没发现浓重的邪气,确实是没做过杀人这种事,“谅你们也不敢骗本仙!说,为何明知本仙有神之眼,身上也没什么值钱东西的情况下来打劫本仙?”

不搞明白她身上到底有什么可被打劫的东西,她玩都玩得不舒服!

“这……”盗宝团犹犹豫豫,不说话了。

珩淞眼睛微眯,身上透出危险的气息,吓得那盗宝团连忙招了,“是其他盗宝团认为您是故意来钓鱼找茬的,想找回场子,这才跟附近的盗宝团都说了您的样貌特征,让我们来给您找不痛快!我们真不是主谋啊!!!”

珩淞无语了。

合着是这么回事?

“你们传消息速度还挺快啊……”她虽然是边玩边走的,但脚程也不算特别慢,这群盗宝团能在前面蹲她,可见传递消息的速度确实够快。

那个盗宝团还以为珩淞在夸他们,挠着头不好意思地笑笑,“一点小手段,不足挂齿,不足挂齿!”

“哼!”珩淞冷哼一声,吓得那个盗宝团又把头缩了回去,“本仙懒得问你们用什么手段传讯,但倘若本仙再被盗宝团打劫……”

她眯着眼睛看向刚刚说话那个盗宝团,“你们知道是什么下场的吧?”

一群人连连点头,“仙人放心!兄弟们这就去传讯!绝对不会搅扰了仙人清静!”

“最好如此,再行恶事,本仙必定收拾了你们,滚吧。”

这一群盗宝团得了珩淞的话,连连称是,表示回去就金盆洗手,再也不当盗宝团了,然后立马跑路,生怕珩淞反悔真在这宰了他们。

珩淞揉了揉眉心,看向东林背后那个小姑娘,招了招手,“雅雅是吧?过来大姐姐这。”

雅雅怯生生的,不敢上前,缩在东林背后缩得更小一团。

东林也捏不准珩淞想干什么,抱紧雅雅,用一种祈求的眼神看着她。

“我还没丧良心到对孩子出手的地步。”珩淞微微蹙眉,站起身,走到雅雅身边,张开手,手心是在枫丹买的糖果,“拿好,是水果糖。”

雅雅还是不敢动,直到东林看懂珩淞的意思,这才转头对身后到雅雅说:“乖雅雅,这是大姐姐送你的,可以收下。”

雅雅这才试探地伸出手,在珩淞手心的一把糖中快速拿了一颗。

珩淞笑了笑,试探伸出手想揉揉孩子的头发,见雅雅虽然还是有些怕她,但也没拒绝她的触碰,笑意更深。

揉到了孩子松软的头发,珩淞又拉过东林的手,把一袋摩拉塞他手上了,“带孩子去不卜庐看看,如果看不了就去往生堂找我。”

东林呼吸一窒,“女侠,雅雅的病这么严重了吗?”

严重到白大夫救不了就要去往生堂办业务了?

珩淞一拍脑门,反应过来自己这话说得容易产生误会,“没有,只是我在往生堂任职,如果不卜庐的白术大夫没办法医治,就去往生堂,说要找珩淞客卿就好,到时候我再给你们想想办法。”

现在雅雅对她还是颇为抗拒,简单触碰可以,但要是做检查,估计是不行,不如让他们去找白术看看,白术的医术还是很可以的,而且还有个长生在,这些疑难杂症的解决方案想来也是有的。

真没办法的话她就试试用神力,看看能不能治好。

哎,真是人老了心就软了,总是给自己揽这些麻烦事。

不过再怎么说这些也算是她的子民,就算她这个前璃月神明已经退休了,作为璃月仙人的她帮璃月人解决一点麻烦也不算什么。

“念在你本心不坏,这次便罢了,之后要多行善事,给孩子做好表率,如果让我知道你又来打劫或者做其他恶事,定不轻饶!记住了吗?”

说罢由拿出一个小袋子,递给伤得较轻的一个山民,“这是我采的一些普通药草,你们是山民,简单的治伤方子应该是有的,拿回去分了治伤,乡邻互帮互助没问题,但遇到这种事应该做的是劝阻,而不是热血上头跟着胡来。”

“多谢女侠!多谢女侠!”山民拿过袋子,激动得想给珩淞当场磕一个。

好在珩淞阻拦得快,这才没磕成,“行了,下次别再犯,都回去吧!”

目送这一群人互相搀扶着一瘸一拐走回去,珩淞叹了口气,不同的时代,底层人民也都有不同的苦,就算现在璃月繁荣昌盛,但也依旧有很多为了生活而挣扎的人。

纵使她现在以普通人的身份在提瓦特行走,也不敢说就能见到所有经受苦难的人,唉,也只能在见到时尽量帮忙了。

继续往翘英庄走,刚走几步才反应过来,第五次碰到打劫是山民求药,那前四次是她真倒霉才碰到盗宝团拦路抢劫?

但她身上除了个小挎包外也没有其他行李了,有什么可打劫的?更何况她还是有神之眼的人,她这种看起来就没什么油水捞还容易碰到硬茬的过路人不应该是盗宝团的目标才对啊!

想到这,珩淞又往回走,找到了第四次打劫她结果被她暴揍了一顿的那群盗宝团。

看到珩淞这个轻而易举把他们一群人全干趴下的杀神又回来了,那群盗宝团吓得连身上的伤都不顾了,撒腿就跑。

珩淞懒得跟他们演了,打了个响指,一群人冲出去,明明面前什么东西都没有,但就像是撞上了石壁一样,撞得头晕眼花,等眼前的星星没了,就发现原本还离他们比较远的珩淞已经站在他们面前了。

“仙人饶命!仙人饶命啊!我们只干过一点小偷小摸,真没闹出过人命啊!”再傻也没看出来珩淞的手段不是凡人手段了,那么就只能是一个可能性,他们这一群人打劫到真的仙人了!

珩淞嗤笑,“刚刚打劫的时候不是喊着要把本仙杀了沉塘吗?怎么现在又说没闹出过人命了?”

“那不是不知道您原来是仙人吗……”其中一个盗宝团挠挠头,弱弱地解释。

“嗯?”珩淞闻言,表情和语气都冷厉起来,“你这话的意思是,如果你们遇到的是个普通人就真的杀了沉塘,只是因为遇到了本仙这个硬茬子没能下手成功才没做?”

那个盗宝团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连忙跪下砰砰磕头认错,“仙人饶命!仙人饶命!小的说错话了,但请仙人相信,小人真没害过人命啊!”

“当真没害过人命?”珩淞冷冷一笑,在这一群盗宝团身上扫了一圈,没发现浓重的邪气,确实是没做过杀人这种事,“谅你们也不敢骗本仙!说,为何明知本仙有神之眼,身上也没什么值钱东西的情况下来打劫本仙?”

不搞明白她身上到底有什么可被打劫的东西,她玩都玩得不舒服!

“这……”盗宝团犹犹豫豫,不说话了。

珩淞眼睛微眯,身上透出危险的气息,吓得那盗宝团连忙招了,“是其他盗宝团认为您是故意来钓鱼找茬的,想找回场子,这才跟附近的盗宝团都说了您的样貌特征,让我们来给您找不痛快!我们真不是主谋啊!!!”

珩淞无语了。

合着是这么回事?

“你们传消息速度还挺快啊……”她虽然是边玩边走的,但脚程也不算特别慢,这群盗宝团能在前面蹲她,可见传递消息的速度确实够快。

那个盗宝团还以为珩淞在夸他们,挠着头不好意思地笑笑,“一点小手段,不足挂齿,不足挂齿!”

“哼!”珩淞冷哼一声,吓得那个盗宝团又把头缩了回去,“本仙懒得问你们用什么手段传讯,但倘若本仙再被盗宝团打劫……”

她眯着眼睛看向刚刚说话那个盗宝团,“你们知道是什么下场的吧?”

一群人连连点头,“仙人放心!兄弟们这就去传讯!绝对不会搅扰了仙人清静!”

“最好如此,再行恶事,本仙必定收拾了你们,滚吧。”

这一群盗宝团得了珩淞的话,连连称是,表示回去就金盆洗手,再也不当盗宝团了,然后立马跑路,生怕珩淞反悔真在这宰了他们。

珩淞揉了揉眉心,看向东林背后那个小姑娘,招了招手,“雅雅是吧?过来大姐姐这。”

雅雅怯生生的,不敢上前,缩在东林背后缩得更小一团。

东林也捏不准珩淞想干什么,抱紧雅雅,用一种祈求的眼神看着她。

“我还没丧良心到对孩子出手的地步。”珩淞微微蹙眉,站起身,走到雅雅身边,张开手,手心是在枫丹买的糖果,“拿好,是水果糖。”

雅雅还是不敢动,直到东林看懂珩淞的意思,这才转头对身后到雅雅说:“乖雅雅,这是大姐姐送你的,可以收下。”

雅雅这才试探地伸出手,在珩淞手心的一把糖中快速拿了一颗。

珩淞笑了笑,试探伸出手想揉揉孩子的头发,见雅雅虽然还是有些怕她,但也没拒绝她的触碰,笑意更深。

揉到了孩子松软的头发,珩淞又拉过东林的手,把一袋摩拉塞他手上了,“带孩子去不卜庐看看,如果看不了就去往生堂找我。”

东林呼吸一窒,“女侠,雅雅的病这么严重了吗?”

严重到白大夫救不了就要去往生堂办业务了?

珩淞一拍脑门,反应过来自己这话说得容易产生误会,“没有,只是我在往生堂任职,如果不卜庐的白术大夫没办法医治,就去往生堂,说要找珩淞客卿就好,到时候我再给你们想想办法。”

现在雅雅对她还是颇为抗拒,简单触碰可以,但要是做检查,估计是不行,不如让他们去找白术看看,白术的医术还是很可以的,而且还有个长生在,这些疑难杂症的解决方案想来也是有的。

真没办法的话她就试试用神力,看看能不能治好。

哎,真是人老了心就软了,总是给自己揽这些麻烦事。

不过再怎么说这些也算是她的子民,就算她这个前璃月神明已经退休了,作为璃月仙人的她帮璃月人解决一点麻烦也不算什么。

“念在你本心不坏,这次便罢了,之后要多行善事,给孩子做好表率,如果让我知道你又来打劫或者做其他恶事,定不轻饶!记住了吗?”

说罢由拿出一个小袋子,递给伤得较轻的一个山民,“这是我采的一些普通药草,你们是山民,简单的治伤方子应该是有的,拿回去分了治伤,乡邻互帮互助没问题,但遇到这种事应该做的是劝阻,而不是热血上头跟着胡来。”

“多谢女侠!多谢女侠!”山民拿过袋子,激动得想给珩淞当场磕一个。

好在珩淞阻拦得快,这才没磕成,“行了,下次别再犯,都回去吧!”

目送这一群人互相搀扶着一瘸一拐走回去,珩淞叹了口气,不同的时代,底层人民也都有不同的苦,就算现在璃月繁荣昌盛,但也依旧有很多为了生活而挣扎的人。

纵使她现在以普通人的身份在提瓦特行走,也不敢说就能见到所有经受苦难的人,唉,也只能在见到时尽量帮忙了。

继续往翘英庄走,刚走几步才反应过来,第五次碰到打劫是山民求药,那前四次是她真倒霉才碰到盗宝团拦路抢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想错过《原神:成为璃月第二位神明之后》更新?安装优品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终生免费,永无广告!

放弃 立即下载
目录
新书推荐:反派少爷只想过佛系生活天骄神皇我的徒儿竟然全是反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