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咒术回战:我能时光倒流 > 第39章 式神使的弱点大多都是体术,惠惠要不要让我教你体术啊!

第39章 式神使的弱点大多都是体术,惠惠要不要让我教你体术啊!(1/2)

目录
好书推荐:先干为敬天才女仆伪娘被俘后血族女王将我初拥为了女儿血姬与骑士
下载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终生免费,永无视频广告!

一个星期之后,夏油杰、五条悟和禅院惠正坐在公寓客厅的电视机前。

“警方正式公布了帝丹大学体育馆突然发生爆炸的调查结果。凶手据称是一名歌牌的狂热爱好者。他为了抗议竞技歌牌的日益商业化,在帝丹大学体育馆内埋下了五枚炸弹,所幸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新闻主播的声音毫无波澜。

但,这次爆炸恐怕改变了某些人的计划,比如加藤龙一,在竞技歌牌之后就不见了踪影。

夏油杰想道。

“另外,插播一条新闻。昨日,在横滨的海边发生了异常的风暴,海面上也莫名出现了巨大的漩涡。这一异象造成了横滨市民的热议,目前气象专家并没有给出合理的解释。“

嘀嘀嘀——

夏油杰一边看着电视里的新闻,一边接起了电话。

“莫西莫西!”

电话那头传来禅院甚尔的声音:“夏油吗?抱歉,你得帮我再照顾一段时间小惠,我这边的委托有些麻烦。”

“哦。”

夏油杰转动了一下眼珠,瞥了一眼正趴在地上独自一人练习着术式的禅院惠,两只白色的小兔子正趴在他的头顶上。

“你那边的委托没有生命危险吧?”夏油杰问道。

“那倒是没有,主要是调查对象不见了!”禅院甚尔语气平静,呼吸平稳。

夏油杰点了点头,挂断了电话。

禅院惠继续做着手影,脸因为用力调动周身的咒力被憋得通红。

“汪……”

一声不太嘹亮的犬吠声在公寓里响起。

紧接着,夏油杰看见一只白色的大犬在沙发旁的空地上一闪而过。

“哎呀,哎呀……我们惠惠可是异常地努力呢!可惜咒力不够,还召唤不出玉犬哦!”五条悟恶作剧一般地捏了捏禅院惠后脖颈上的软肉,恶劣地开口。

“悟,你应该要鼓励他,而不是打击他。”夏油杰不赞成地摇了摇头。

此时的五条悟没有戴眼罩,苍蓝色的眸子迷惑地眨巴了一下:“在出现问题的时候,难道不应该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所在么?”

“呃……是倒是是啦!但可以先夸赞一下,然后再指出问题。”夏油杰想了想后回答。

五条悟恍然大悟:“哦,就像训练小兽一样,先打一棒槌再给一颗糖。”

夏油杰抽搐了一下嘴角:“……”

禅院惠则十分淡定地站起身,双手小大人一般地负在身后:“我知道了,接下来我会想办法增加自己的咒力。”

“诶?还是我们惠惠聪明呢!”五条悟重重地揉了一下禅院惠的小脑袋,提议道,“式神使的弱点大多都是体术,惠惠要不要让我教你体术啊!”

“!”

夏油杰心中一惊,立刻将禅院惠挡在身后,

“悟,他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和你对练怎么能讨得好处?何况他的父亲可是体术高手,让他教是不是更合适一些。”

五条悟闻言十分忧愁地撅了撅嘴:“啊啊啊啊啊……惠惠以前的体术可都是我教的呢!现在惠惠有父亲了就不需要我了。”

夏油杰:“……”

嘀嘀——

就在这个时候,夏油杰的手机响了两声。

他拿起手机,发现是一条窗送来的短信。

【窗信息发布:诅咒师集团的首领唐泽龙治确认从咒术总监部越狱,请所有咒术师关注其行踪。如有任何关于他行踪的消息,请第一时间通知窗或者咒术总监部。】

“呵!”五条悟凑近夏油杰,看了一会手机上的消息之后,冷笑一声,“这群烂橘子究竟有什么用?看一个人也看不住。”

夏油杰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正准备收起手机,电话又打了进来。

“莫西莫西?”

“夏油君,五条君在你身边吗?”是富江建人的声音。

“在啊?怎么了?”夏油杰皱起了眉头,问道。

“横滨很有可能出大事了,你和五条君能立刻赶去横滨吗?”富江建人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在电话那端说道。

“什么大事?”夏油杰心中升起了一种不太好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到了刚听到的那条关于横滨的新闻。

“你们看过新闻了吧?横滨的海边出现了一些异象。”富江建人说道。

还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夏油杰眉头蹙得更深了,点了点头,道:“嗯,听说了。”

“因为气象学家没有找到异象的原因,所以昨天窗派去了两名二级咒术师进行调查。调查发现,在横滨的近海位置,也就是出现短暂风暴和海面漩涡的地方留有很强的咒力残留。”

“咒力残留?难道……”

“不错,我们怀疑在横滨的近海出现了高等级的咒灵,而这只咒灵甚至能够引起海啸。”

“什么?”夏油杰有些坐不住了。

“目前九十九由基还在海外,所以咒术总监部决定让你和五条君去调查。”

叩叩叩——

话音刚落,公寓大门就被人敲响了。

“是我!夏油君。”

门外响起富江建人的声音。

夏油杰挂断电话,打开了公寓大门。

“富江先生,你怎么……”

话还没有说完,富江建人就自顾自地挤进了夏油杰的公寓。

“抱歉,我的车就在公寓楼下。我们能立刻出发吗?”

“呃……好啊!”夏油杰耸了耸肩膀,望向五条悟。

五分钟后,夏油杰、五条悟和禅院惠坐上了富江建人的汽车后座。

富江建人通过后视镜不住地打量着禅院惠:“这次任务很危险,你们确定要带上这个孩子?”

五条悟捏了捏禅院惠的脸蛋,咧嘴道:“富江先生,他可不是普通的小鬼哦!带上他说不定还能帮上忙。”

“帮忙?”富江建人半信半疑地反问。

“嗯!”五条悟坚定地点了点头。

富江建人再次转头狐疑地瞥了一眼禅院惠,最终没有吭声,而是踩下了油门。汽车带着引擎的轰鸣声缓缓驶上了东京繁华的街头,朝横滨的方向开去。

在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刻,汽车驶进了横滨市区。

此时横滨的海面十分的平静,空气中散发出一种淡淡的海水味道,快要落山的太阳将西边的天空映得一片绯红。

“杰,你记不记得我们曾经约定过要再来一次横滨?”五条悟勾起嘴角。

“嗯!”夏油杰转过头,望向五条悟,“是啊!没想到第二次来这里还是因为任务。”

“呵……上次带着家入硝子来这里,而这次却带了这个小鬼。”五条悟朝面无表情的禅院惠吐了吐舌头。

“嗯!”夏油杰转头望向窗外,以及异常平静的海面,问道,“富江先生,出现异象的海面在哪里?”

“距离这里大约还有五公里左右。”富江建人握着方向盘,将油门又踩得更深了一些。

汽车在横滨的街道上疾驰,周边的景物也在不断地后退。

没过多久,汽车在海边的一个停车场上停了下来。

夏油杰抱着禅院惠和五条悟一起走下汽车,不远处的海面依旧一片平静,完全没有会发生风暴的迹象。

富江建人走在夏油杰和五条悟的身前,朝海边的码头走去。

一艘巨大而又豪华的游艇正停靠在海岸边,不远处也有几艘靠岸的船舶正在卸货,视线所及的一切事物都被晚霞镀上了一圈红色的光晕。

夏油杰走到海岸边,极目远眺,皱起了眉头。他感受到了一股冰寒的咒力气息盘踞在海面上久久不散,但在视线所及的范围内并没有看见什么咒灵。

“富江先生,为什么不撤走这附近的人?”夏油杰语气冷冷地问道。

“昨天的确撤走了这附近的人,但什么也没有发生。”富江建人叹了一口气,“这里可是整个横滨市最重要的码头之一,就算是咒术总监部也不能毫无理由地关闭这里。”

“难道……我们就可以拿这些人的生命冒险吗?”夏油杰提高了一些音量。

“这……”富江建人什么也没有说,只能摊了摊手。

“悟!六眼看见咒灵在哪里了吗?”夏油杰转而问五条悟。

“杰,你听说过第六天魔王的传说吗?”五条悟不答反问。

“第六天魔王?”夏油杰不明白五条悟为何在这个时候问这种问题,只能下意识地反问。

“不错,第六天魔王。”

“你是指战国三英杰之一的织田信长?”

五条悟白色的头发被海风吹得有些凌乱,嘴角咧到了最大的弧度:

“听好了哦!现在又是great teacher gojo的上课时间。织田信长是安土桃山时代的大名,在战国也是十分显赫的人物。一次,他应部下邀请出兵毛利,途中借宿在了本能寺,后因部下谋反,自焚在了本能寺中。”

夏油杰点点头:“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故事,听说因为在这个男人眼里毫无神明可言,也极力反对佛家,于是自焚后超脱神魔成了不畏惧天地的超级过咒怨灵,故而被称为第六天魔王。”

“不错。可是,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后面的故事。”

“后面的故事?”

“嗯!在织田信长化身成第六天魔王之后不久,曾经背叛过织田信长的浅井长政集结了一队咒术师对第六天魔王进行了围剿。后来好不容易将其封印在了他生前最爱的长刀压切里,并沉入了海底。”

富江建人面露惊恐之色,瞳孔紧缩:“什么?五条君,你的意思是说,造成昨日横滨异象的是由织田信长死后化身成的第六天魔王?”

空气中一片寂静,海洋的气息迎面扑来。

“哈哈哈哈……富江先生!”五条悟突然大笑了起来,甚至笑得前仰后合,“被我骗到了吧?哈哈哈哈……这里虽然的确有强烈的咒力残留,但即使在海面下也并没有什么高等级的咒灵。”

富江建人脸瞬间比锅底还要黑,但又不好发作,只能“嘿嘿”讪笑两声,但却在心中默默地松了一口气。

从码头出来,富江建人因为还有其他事情要办——社畜是没有休息时间的,就先行离开了。离开前,还不忘嘱咐夏油杰和五条悟有事可以随时给他打电话。

望着富江建人朝停车场走去的背影,夏油杰平静地开口:“悟,你刚才说的……我是说关于第六天魔王的事情不是玩笑吧?”

“不,杰,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五条悟脸上的笑容难得地消失了,“这的确只是我的怀疑,但根据最近发生的事情联想,我有九成的把握昨日造成异象的正是压切,有人将它从海里给捞了出来。”

闻言,夏油杰有些讶异:“你为什么如此肯定?即使“压切”在封印了第六天魔王之后被人沉入海底,这也不能说明昨日横滨的异象是由它造成的。”

“的确。”五条悟点了点头,“可是,杰,你还记得红叶狩吗?那只被你祓除的过咒怨灵。”

夏油杰瞳孔立刻缩成针芒,很快就明白了五条悟的意思:

“相传红叶狩是第六天魔王的女儿,而织田信长与佛为敌正是为了给女儿报仇。难道,幕后之人费劲心思解封红叶狩是为了召唤出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

五条悟攀上了夏油杰的肩膀,语气忽又变得有些欠扁了起来:“当然啦,这只是一种可能!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得找一个地方填饱肚子,我都快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顿了顿后,他又戳了戳禅院惠的肚子,道:“我们饿一下没有关系,这个小家伙还在长身体的时候,可不能饿着哦!”

明明是你想吃吧!

禅院惠翻了一个白眼,偏了偏头。

夏油杰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吃吃吃——你要吃什么?还去中华街吗?”

“诶?”五条悟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还是杰了解我呢!上次因为硝子那个家伙没能吃够甜品,今天我们就带惠惠去吃中华甜品吧!”

说完,他还不忘记举高了双手,做出了一个胜利的姿势。

“我要喝牛奶!还有我要吃麦当劳!”禅院惠面无表情地朝夏油杰伸出了手,“还有,维基百科中说,小孩子还是少吃甜品比较健康。”

夏油杰:“……”

那维基百科有没有告诉过你,小孩子也不应该吃麦当劳?

“抱歉,我的车就在公寓楼下。我们能立刻出发吗?”

“呃……好啊!”夏油杰耸了耸肩膀,望向五条悟。

五分钟后,夏油杰、五条悟和禅院惠坐上了富江建人的汽车后座。

富江建人通过后视镜不住地打量着禅院惠:“这次任务很危险,你们确定要带上这个孩子?”

五条悟捏了捏禅院惠的脸蛋,咧嘴道:“富江先生,他可不是普通的小鬼哦!带上他说不定还能帮上忙。”

“帮忙?”富江建人半信半疑地反问。

“嗯!”五条悟坚定地点了点头。

富江建人再次转头狐疑地瞥了一眼禅院惠,最终没有吭声,而是踩下了油门。汽车带着引擎的轰鸣声缓缓驶上了东京繁华的街头,朝横滨的方向开去。

在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刻,汽车驶进了横滨市区。

此时横滨的海面十分的平静,空气中散发出一种淡淡的海水味道,快要落山的太阳将西边的天空映得一片绯红。

“杰,你记不记得我们曾经约定过要再来一次横滨?”五条悟勾起嘴角。

“嗯!”夏油杰转过头,望向五条悟,“是啊!没想到第二次来这里还是因为任务。”

“呵……上次带着家入硝子来这里,而这次却带了这个小鬼。”五条悟朝面无表情的禅院惠吐了吐舌头。

“嗯!”夏油杰转头望向窗外,以及异常平静的海面,问道,“富江先生,出现异象的海面在哪里?”

“距离这里大约还有五公里左右。”富江建人握着方向盘,将油门又踩得更深了一些。

汽车在横滨的街道上疾驰,周边的景物也在不断地后退。

没过多久,汽车在海边的一个停车场上停了下来。

夏油杰抱着禅院惠和五条悟一起走下汽车,不远处的海面依旧一片平静,完全没有会发生风暴的迹象。

富江建人走在夏油杰和五条悟的身前,朝海边的码头走去。

一艘巨大而又豪华的游艇正停靠在海岸边,不远处也有几艘靠岸的船舶正在卸货,视线所及的一切事物都被晚霞镀上了一圈红色的光晕。

夏油杰走到海岸边,极目远眺,皱起了眉头。他感受到了一股冰寒的咒力气息盘踞在海面上久久不散,但在视线所及的范围内并没有看见什么咒灵。

“富江先生,为什么不撤走这附近的人?”夏油杰语气冷冷地问道。

“昨天的确撤走了这附近的人,但什么也没有发生。”富江建人叹了一口气,“这里可是整个横滨市最重要的码头之一,就算是咒术总监部也不能毫无理由地关闭这里。”

“难道……我们就可以拿这些人的生命冒险吗?”夏油杰提高了一些音量。

“这……”富江建人什么也没有说,只能摊了摊手。

“悟!六眼看见咒灵在哪里了吗?”夏油杰转而问五条悟。

“杰,你听说过第六天魔王的传说吗?”五条悟不答反问。

“第六天魔王?”夏油杰不明白五条悟为何在这个时候问这种问题,只能下意识地反问。

“不错,第六天魔王。”

“你是指战国三英杰之一的织田信长?”

五条悟白色的头发被海风吹得有些凌乱,嘴角咧到了最大的弧度:

“听好了哦!现在又是great teacher gojo的上课时间。织田信长是安土桃山时代的大名,在战国也是十分显赫的人物。一次,他应部下邀请出兵毛利,途中借宿在了本能寺,后因部下谋反,自焚在了本能寺中。”

夏油杰点点头:“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故事,听说因为在这个男人眼里毫无神明可言,也极力反对佛家,于是自焚后超脱神魔成了不畏惧天地的超级过咒怨灵,故而被称为第六天魔王。”

“不错。可是,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后面的故事。”

“后面的故事?”

“嗯!在织田信长化身成第六天魔王之后不久,曾经背叛过织田信长的浅井长政集结了一队咒术师对第六天魔王进行了围剿。后来好不容易将其封印在了他生前最爱的长刀压切里,并沉入了海底。”

富江建人面露惊恐之色,瞳孔紧缩:“什么?五条君,你的意思是说,造成昨日横滨异象的是由织田信长死后化身成的第六天魔王?”

空气中一片寂静,海洋的气息迎面扑来。

“哈哈哈哈……富江先生!”五条悟突然大笑了起来,甚至笑得前仰后合,“被我骗到了吧?哈哈哈哈……这里虽然的确有强烈的咒力残留,但即使在海面下也并没有什么高等级的咒灵。”

富江建人脸瞬间比锅底还要黑,但又不好发作,只能“嘿嘿”讪笑两声,但却在心中默默地松了一口气。

从码头出来,富江建人因为还有其他事情要办——社畜是没有休息时间的,就先行离开了。离开前,还不忘嘱咐夏油杰和五条悟有事可以随时给他打电话。

望着富江建人朝停车场走去的背影,夏油杰平静地开口:“悟,你刚才说的……我是说关于第六天魔王的事情不是玩笑吧?”

“不,杰,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五条悟脸上的笑容难得地消失了,“这的确只是我的怀疑,但根据最近发生的事情联想,我有九成的把握昨日造成异象的正是压切,有人将它从海里给捞了出来。”

闻言,夏油杰有些讶异:“你为什么如此肯定?即使“压切”在封印了第六天魔王之后被人沉入海底,这也不能说明昨日横滨的异象是由它造成的。”

“的确。”五条悟点了点头,“可是,杰,你还记得红叶狩吗?那只被你祓除的过咒怨灵。”

夏油杰瞳孔立刻缩成针芒,很快就明白了五条悟的意思:

“相传红叶狩是第六天魔王的女儿,而织田信长与佛为敌正是为了给女儿报仇。难道,幕后之人费劲心思解封红叶狩是为了召唤出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

五条悟攀上了夏油杰的肩膀,语气忽又变得有些欠扁了起来:“当然啦,这只是一种可能!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得找一个地方填饱肚子,我都快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顿了顿后,他又戳了戳禅院惠的肚子,道:“我们饿一下没有关系,这个小家伙还在长身体的时候,可不能饿着哦!”

明明是你想吃吧!

禅院惠翻了一个白眼,偏了偏头。

夏油杰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吃吃吃——你要吃什么?还去中华街吗?”

“诶?”五条悟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还是杰了解我呢!上次因为硝子那个家伙没能吃够甜品,今天我们就带惠惠去吃中华甜品吧!”

说完,他还不忘记举高了双手,做出了一个胜利的姿势。

“我要喝牛奶!还有我要吃麦当劳!”禅院惠面无表情地朝夏油杰伸出了手,“还有,维基百科中说,小孩子还是少吃甜品比较健康。”

夏油杰:“……”

那维基百科有没有告诉过你,小孩子也不应该吃麦当劳?

“抱歉,我的车就在公寓楼下。我们能立刻出发吗?”

“呃……好啊!”夏油杰耸了耸肩膀,望向五条悟。

五分钟后,夏油杰、五条悟和禅院惠坐上了富江建人的汽车后座。

富江建人通过后视镜不住地打量着禅院惠:“这次任务很危险,你们确定要带上这个孩子?”

五条悟捏了捏禅院惠的脸蛋,咧嘴道:“富江先生,他可不是普通的小鬼哦!带上他说不定还能帮上忙。”

“帮忙?”富江建人半信半疑地反问。

“嗯!”五条悟坚定地点了点头。

富江建人再次转头狐疑地瞥了一眼禅院惠,最终没有吭声,而是踩下了油门。汽车带着引擎的轰鸣声缓缓驶上了东京繁华的街头,朝横滨的方向开去。

在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刻,汽车驶进了横滨市区。

此时横滨的海面十分的平静,空气中散发出一种淡淡的海水味道,快要落山的太阳将西边的天空映得一片绯红。

“杰,你记不记得我们曾经约定过要再来一次横滨?”五条悟勾起嘴角。

“嗯!”夏油杰转过头,望向五条悟,“是啊!没想到第二次来这里还是因为任务。”

“呵……上次带着家入硝子来这里,而这次却带了这个小鬼。”五条悟朝面无表情的禅院惠吐了吐舌头。

“嗯!”夏油杰转头望向窗外,以及异常平静的海面,问道,“富江先生,出现异象的海面在哪里?”

“距离这里大约还有五公里左右。”富江建人握着方向盘,将油门又踩得更深了一些。

汽车在横滨的街道上疾驰,周边的景物也在不断地后退。

没过多久,汽车在海边的一个停车场上停了下来。

夏油杰抱着禅院惠和五条悟一起走下汽车,不远处的海面依旧一片平静,完全没有会发生风暴的迹象。

富江建人走在夏油杰和五条悟的身前,朝海边的码头走去。

一艘巨大而又豪华的游艇正停靠在海岸边,不远处也有几艘靠岸的船舶正在卸货,视线所及的一切事物都被晚霞镀上了一圈红色的光晕。

夏油杰走到海岸边,极目远眺,皱起了眉头。他感受到了一股冰寒的咒力气息盘踞在海面上久久不散,但在视线所及的范围内并没有看见什么咒灵。

“富江先生,为什么不撤走这附近的人?”夏油杰语气冷冷地问道。

“昨天的确撤走了这附近的人,但什么也没有发生。”富江建人叹了一口气,“这里可是整个横滨市最重要的码头之一,就算是咒术总监部也不能毫无理由地关闭这里。”

“难道……我们就可以拿这些人的生命冒险吗?”夏油杰提高了一些音量。

“这……”富江建人什么也没有说,只能摊了摊手。

“悟!六眼看见咒灵在哪里了吗?”夏油杰转而问五条悟。

“杰,你听说过第六天魔王的传说吗?”五条悟不答反问。

“第六天魔王?”夏油杰不明白五条悟为何在这个时候问这种问题,只能下意识地反问。

“不错,第六天魔王。”

“你是指战国三英杰之一的织田信长?”

五条悟白色的头发被海风吹得有些凌乱,嘴角咧到了最大的弧度:

“听好了哦!现在又是great teacher gojo的上课时间。织田信长是安土桃山时代的大名,在战国也是十分显赫的人物。一次,他应部下邀请出兵毛利,途中借宿在了本能寺,后因部下谋反,自焚在了本能寺中。”

夏油杰点点头:“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故事,听说因为在这个男人眼里毫无神明可言,也极力反对佛家,于是自焚后超脱神魔成了不畏惧天地的超级过咒怨灵,故而被称为第六天魔王。”

“不错。可是,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后面的故事。”

“后面的故事?”

“嗯!在织田信长化身成第六天魔王之后不久,曾经背叛过织田信长的浅井长政集结了一队咒术师对第六天魔王进行了围剿。后来好不容易将其封印在了他生前最爱的长刀压切里,并沉入了海底。”

富江建人面露惊恐之色,瞳孔紧缩:“什么?五条君,你的意思是说,造成昨日横滨异象的是由织田信长死后化身成的第六天魔王?”

空气中一片寂静,海洋的气息迎面扑来。

“哈哈哈哈……富江先生!”五条悟突然大笑了起来,甚至笑得前仰后合,“被我骗到了吧?哈哈哈哈……这里虽然的确有强烈的咒力残留,但即使在海面下也并没有什么高等级的咒灵。”

富江建人脸瞬间比锅底还要黑,但又不好发作,只能“嘿嘿”讪笑两声,但却在心中默默地松了一口气。

从码头出来,富江建人因为还有其他事情要办——社畜是没有休息时间的,就先行离开了。离开前,还不忘嘱咐夏油杰和五条悟有事可以随时给他打电话。

望着富江建人朝停车场走去的背影,夏油杰平静地开口:“悟,你刚才说的……我是说关于第六天魔王的事情不是玩笑吧?”

“不,杰,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五条悟脸上的笑容难得地消失了,“这的确只是我的怀疑,但根据最近发生的事情联想,我有九成的把握昨日造成异象的正是压切,有人将它从海里给捞了出来。”

闻言,夏油杰有些讶异:“你为什么如此肯定?即使“压切”在封印了第六天魔王之后被人沉入海底,这也不能说明昨日横滨的异象是由它造成的。”

“的确。”五条悟点了点头,“可是,杰,你还记得红叶狩吗?那只被你祓除的过咒怨灵。”

夏油杰瞳孔立刻缩成针芒,很快就明白了五条悟的意思:

“相传红叶狩是第六天魔王的女儿,而织田信长与佛为敌正是为了给女儿报仇。难道,幕后之人费劲心思解封红叶狩是为了召唤出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

五条悟攀上了夏油杰的肩膀,语气忽又变得有些欠扁了起来:“当然啦,这只是一种可能!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得找一个地方填饱肚子,我都快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顿了顿后,他又戳了戳禅院惠的肚子,道:“我们饿一下没有关系,这个小家伙还在长身体的时候,可不能饿着哦!”

明明是你想吃吧!

禅院惠翻了一个白眼,偏了偏头。

夏油杰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吃吃吃——你要吃什么?还去中华街吗?”

“诶?”五条悟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还是杰了解我呢!上次因为硝子那个家伙没能吃够甜品,今天我们就带惠惠去吃中华甜品吧!”

说完,他还不忘记举高了双手,做出了一个胜利的姿势。

“我要喝牛奶!还有我要吃麦当劳!”禅院惠面无表情地朝夏油杰伸出了手,“还有,维基百科中说,小孩子还是少吃甜品比较健康。”

夏油杰:“……”

那维基百科有没有告诉过你,小孩子也不应该吃麦当劳?

“抱歉,我的车就在公寓楼下。我们能立刻出发吗?”

“呃……好啊!”夏油杰耸了耸肩膀,望向五条悟。

五分钟后,夏油杰、五条悟和禅院惠坐上了富江建人的汽车后座。

富江建人通过后视镜不住地打量着禅院惠:“这次任务很危险,你们确定要带上这个孩子?”

五条悟捏了捏禅院惠的脸蛋,咧嘴道:“富江先生,他可不是普通的小鬼哦!带上他说不定还能帮上忙。”

“帮忙?”富江建人半信半疑地反问。

“嗯!”五条悟坚定地点了点头。

富江建人再次转头狐疑地瞥了一眼禅院惠,最终没有吭声,而是踩下了油门。汽车带着引擎的轰鸣声缓缓驶上了东京繁华的街头,朝横滨的方向开去。

在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刻,汽车驶进了横滨市区。

此时横滨的海面十分的平静,空气中散发出一种淡淡的海水味道,快要落山的太阳将西边的天空映得一片绯红。

“杰,你记不记得我们曾经约定过要再来一次横滨?”五条悟勾起嘴角。

“嗯!”夏油杰转过头,望向五条悟,“是啊!没想到第二次来这里还是因为任务。”

“呵……上次带着家入硝子来这里,而这次却带了这个小鬼。”五条悟朝面无表情的禅院惠吐了吐舌头。

“嗯!”夏油杰转头望向窗外,以及异常平静的海面,问道,“富江先生,出现异象的海面在哪里?”

“距离这里大约还有五公里左右。”富江建人握着方向盘,将油门又踩得更深了一些。

汽车在横滨的街道上疾驰,周边的景物也在不断地后退。

没过多久,汽车在海边的一个停车场上停了下来。

夏油杰抱着禅院惠和五条悟一起走下汽车,不远处的海面依旧一片平静,完全没有会发生风暴的迹象。

富江建人走在夏油杰和五条悟的身前,朝海边的码头走去。

一艘巨大而又豪华的游艇正停靠在海岸边,不远处也有几艘靠岸的船舶正在卸货,视线所及的一切事物都被晚霞镀上了一圈红色的光晕。

夏油杰走到海岸边,极目远眺,皱起了眉头。他感受到了一股冰寒的咒力气息盘踞在海面上久久不散,但在视线所及的范围内并没有看见什么咒灵。

“富江先生,为什么不撤走这附近的人?”夏油杰语气冷冷地问道。

“昨天的确撤走了这附近的人,但什么也没有发生。”富江建人叹了一口气,“这里可是整个横滨市最重要的码头之一,就算是咒术总监部也不能毫无理由地关闭这里。”

“难道……我们就可以拿这些人的生命冒险吗?”夏油杰提高了一些音量。

“这……”富江建人什么也没有说,只能摊了摊手。

“悟!六眼看见咒灵在哪里了吗?”夏油杰转而问五条悟。

“杰,你听说过第六天魔王的传说吗?”五条悟不答反问。

“第六天魔王?”夏油杰不明白五条悟为何在这个时候问这种问题,只能下意识地反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想错过《咒术回战:我能时光倒流》更新?安装优品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终生免费,永无广告!

放弃 立即下载
目录
新书推荐:反派少爷只想过佛系生活天骄神皇我的徒儿竟然全是反派
返回顶部